呼和浩特添喜助孕网

服务栏目
呼和浩特助孕产子价格 呼和浩特添喜助孕网 > 呼和浩特助孕产子价格 >
人工代怀一般多少钱_三代试管最好的医院_女儿突发白血病,离婚父母违背伦理
来源:http://www.hezi-box.com  日期:2022-09-06
【3代试管供卵费用】

由胡坤执导

秦昊、任素汐、聂远、谢可寅领衔主演

>

黄米依

>

特别主演的家庭生活剧《亲爱的小孩》

正在哈趣影视热播

>

剧集即将完结

豆瓣正式开分

高达8.1分

>

成为近期在播剧集中

口碑最高的影视剧

该剧根据电影

《左右》改编

>

讲述了一对

已经离异的父母

>

为了挽救患白血病的女儿所历经的纠葛和抉择

当被医生建议

再生一个小孩用脐带血来救命

>

已重组家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的故事

禾禾

>

是肖路和方一诺的孩子

方一诺第一次要孩子

于是对孩子的问题感到十分紧张

恰巧她的丈夫肖路总是当甩手掌柜

对待老婆孩子也没有那么上心

致使他们的家庭矛盾越来越突出

方一诺在照顾孩子心力交瘁的时候

肖路

>

甚至还因

酒后乱性而出轨

>

虽然肖路最后也没有和第三者走到一起

但这件事也是点燃两人矛盾的催化剂

夫妻两人最终离婚

>

后来方一诺又遇到了真心诚意待她的

谢天华

>

并且将禾禾

视如己出

>

而肖路也遇到了善解人意的

董帆

>

虽然禾禾不由肖路抚养

但董帆也是经常可以理解肖路因孩子被领导责骂

并且

不排斥肖路与禾禾之间的相处

>

两个家庭各自开启新生活

又逐渐步入了正轨

万万没有想到

禾禾生病住进医院检查

>

结果发现患上了白血病

>

方一诺与女儿

配型失败后

>

让自己的父母也前去配型

最终结果都不尽人意

方一诺只好再次联系肖路

肖路配型也不成功

>

就在方一诺走投无路时

医生建议说

夫妻可以用二胎脐带血

>

试试

这让方一诺看到了新的希望

2022代怀价格表

于是经过各种心理建设

不管任何阻碍她都想找肖路再生一个孩子

两个重组家庭都没有自己的孩子

纵使谢天华再理解方一诺

也依然接受不了

不过最后谢天华还是妥协了

甚至不愿离婚,

就算一诺再生二胎

>

这个孩子谢天华也会

当做

自己亲生的

>

董帆和肖路的问题更加复杂

他俩婚后董帆一直想要自己的孩子

但肖路总是推脱,结果为了救禾禾

他同意与前妻再生孩子

方一诺和肖路打算做试管婴儿

>

但因方一诺检查出现问题

试管手术暂时不能做

>

他们只能靠自己生

>

于是一诺和肖路背着现任去宾馆

>

董帆赶紧上门找谢天华想办法

在大雨滂沱中,两人伤心人隔着卷帘门心碎痛苦

另一头在破旧宾馆的肖路和一诺

两人带着复杂的情绪并没有走出那一步

>

愧疚的一诺给母亲打电话忍不住哭了起来

再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忙碌的谢天华

她第一次对丈夫表达了心中的情意

>

没过多久,

方一诺被检查出意外怀孕了

>

这个孩子是她和谢天华的

>

偏偏在这个时候,禾禾的病情突然严重起来

方一诺

决定打掉胎儿,再重新与肖路生第二胎

>

一直以来,谢天华就像一个圣人一样

无条件的包容和支持

出钱出力奉献出自己全部的爱

但方一诺这次彻底伤了谢天华的心。

在最新预告中,谢天华终于忍无可忍

疯狂地跑到医生那

举报方一诺和肖路违背道德底线的卑劣行径

>

再次怀孕的方一诺会打掉孩子吗?

谢天华这次举报让他俩的婚姻还能延续吗?

禾禾最终能被治好吗?

更多精彩剧集尽在哈趣影视

>

如果有一天,你可以选择生育一个小“爱因斯坦”,也可以生育一个智商普通的孩子,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据科学家预计,未来10年内,人类将可以使用试管婴儿技术选择“最聪明”的胚胎。

Genetics research, conceptual artwork. CHINA DAILY

Couples undergoing IVF treatment could be given the option to pick the “smartest” embryo within the next 10 years, a leading US scientist has predicted.

据美国一名权威科学家预计,未来10年之内,做试管婴儿的夫妇将能够选择“最聪明”的胚胎。

IVF:in vitro fertilization 体外受精联合胚胎移植技术,又称“试管婴儿”

Stephen Hsu, senior vice president for research at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said scientific advances mean it will soon be feasible to reliably rank embryos according to potential IQ, posing profound ethical questions for society about whether or not the technology should be adopted.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主管科研的副校长徐道辉(斯蒂芬·徐)说,科学进步意味着人类不久就能够对胚胎的潜在智商给出可靠的评分,这项技术是否应该使用将是一个深刻的社会伦理问题。

Hsu’s company, Genomic Prediction, already offers a test aimed at screening out embryos with abnormally low IQ to couples being treated at fertility clinics in the US.

徐道辉的基因组预测公司已经为在美国不孕不育诊所接受治疗的夫妇提供了一项检测服务,旨在筛查出智商异常低的胚胎。

“Accurate IQ predictors will be possible, if not the next five years, the next 10 years certainly,” Hsu told the Guardian. “I predict certain countries will adopt them.”

徐道辉对《卫报》记者说:“准确的智商预测是可能的,即使不是未来5年内,那么在未来10年内也肯定可以。我预计一些国家会采纳这项技术。”

The prospect of a new generation of genetically selected babies has prompted concerns about unintended medical consequences and the potential for deepening existing social inequalities. The science underpinning the claim that intelligence can be meaningfully predicted by genetic tests is also contentious.

新一代基因选择婴儿的前景引发了人们对于意外医疗后果和现有社会不平等可能加剧的担忧。基因检测能够有效预测智商的科学技术也引发了争议。

contentious [kn'tens]:adj.有异议的,引起争论的

Peter Donnelly, a professor of statistic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said any such IQ predictions should be treated with “huge caution”, adding: “I have grave misgivings about it on ethical grounds. I think it’s a really bad idea.”

牛津大学统计学教授彼得·唐纳利说,应该“十分谨慎”地对待此类智商预测。他说:“出于伦理原因,我对此非常担忧。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想法。”

Since the 1990s, couples undergoing IVF have been able to screen their embryos for mutations in single genes that cause serious diseases such as cystic fibrosis, as well as conditions like Down’s syndrome, caused by chromosome abnormalities.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接受试管受精的夫妇已经能够对他们的胚胎进行筛选,以发现单个基因的突变,这些突变会导致严重的疾病,比如囊性纤维化,以及染色体异常导致的唐氏综合征等。

chromosome ['krmsm]:n.染色体

Many other traits, including height, physical appearance, intelligence and disease susceptibility, are known to be partly heritable. But because the genetic component is spread thinly over hundreds or even thousands of DNA regions, it has previously been impossible to screen for these traits.

许多其他特征,包括身高、外貌、智力和疾病易感性,都被认为是部分遗传的。但由于遗传组分稀疏地分散在数百甚至数千个DNA区域,以前不可能对这些特征进行筛选。

In the past decade, as vast genetic databases have been established, this picture has changed. Through analyzing many genes, each making a tiny contribution, it has been possible to calculate what are called polygenic risk scores, which give a person’s likelihood of getting a particular disease or having a certain trait.

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大量基因数据库的建立,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通过分析大量基因,每个基因都做出了微小的贡献,就有可能计算出所谓的多基因风险评分,即一个人患某种特定疾病或具有某种特征的可能性。

polygenic[,pli'denik]:adj.多基因的

Genomic Prediction is the first company to take embryo screening into this grey area of risk forecasting, offering to alert couples if an embryo has an “outlier” score for risk of cancers, diabetes, heart disease, dwarfism or low IQ.

基因组预测公司是第一家将胚胎筛查纳入风险预测这一灰色地带的公司。如果胚胎在癌症、糖尿病、心脏病、侏儒症或智商低下等风险方面的评分“异常”,它就会提醒做筛查的夫妇。

outlier ['atla]:n.(统计)异常值

Medical staff put clothes on the newborn test-tube baby at a hospital in Xi'an, Northwest China's Shaanxi province. [Photo/Xinhua]

Prediction for IQ is not good enough to give a reliable ranking, but Hsu said that knowing an embryo has a low score could still be desirable.

智商预测目前还不足以给出可靠的评分,但徐道辉表示,如果一个胚胎的智商评分较低,人们可能还是很想知道。

“Maybe the bottom 1% embryo will grow up to be a great person … even be a scientist, but the odds are against it,” he said. “I honestly feel if we can calculate that score and find a real negative outlier there’s an ethical responsibility for us to report that.”

徐道辉说:“也许评分最低的1%的胚胎长大后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甚至成为一名科学家,但这种可能性很小。我真的觉得,如果我们能计算出这个评分,发现它低得十分异常,那么我们就有道德责任予以告知。”

The company projects that once high-quality genetic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 data from a million individuals becomes available, expected to be within five to 10 years, it will be able to predict IQ to within about 10 points.

该公司预计,在5至10年内,一旦100万人的高质量基因和学术成就数据可用,它将能够预测智商,误差在10分以内。

Hsu is reticent about whether screening for high intelligence would be ethically justified, saying: “Let me just decline to answer that at the moment.”

徐道辉不愿评论高智商筛查是否符合伦理标准,说“目前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reticent ['rets()nt]:adj.沉默的;有保留的

In some countries, such as Singapore, there is likely to be a high level of public acceptance and demand for such tests, he suggested. “I think the overwhelming majority would say yes, absolutely, parents should be allowed to do that,” he said. “Before you write your piece, you might just want to think that a billion people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might have a different view.”

徐道辉说,在一些国家,比如新加坡,公众对此类检测的接受度和需求可能会很高。他说:“我认为绝大多数人肯定会赞成允许父母这样做。在你写这篇报道之前,也许应该想想地球另外一端的10亿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Whether such tests will become available in the UK would depend on approval from the Human Fertilization and Embryology Authority (HFEA).

这种检测方法能否在英国实施将取决于英国人工授精与胚胎学管理局的批准。

“If the HFEA decides that it’s not right for the UK, I will respect that,” Hsu said, but predicted that “rich people from the UK will fly to Singapore” if they are unable to get the tests locally.

他说:“如果英国人工授精与胚胎学管理局认为这对英国不合适,我会尊重这个决定。”但他预测,如果英国富人无法在当地进行这项检测,“他们会飞到新加坡去做的。”

Some in the UK take the view that prospective parents have a right to access such tests. “I don’t think people should be deprived of that knowledge,” said Prof Simon Fishel, the founder of Care Fertility.

在英国,一些人认为未来的父母有权进行此类检测。生育关怀组织的创始人西蒙费舍尔教授说:“我认为不应该剥夺人们的这种知情权。”

Fishel questioned whether there is any ethical difference between picking an embryo ranked highest for IQ or sending a child to a private school. “What’s wrong with ranking an embryo if you can rank a child?” he said. “I think there are plenty of people who’d choose embryo Oxford [rather] than embryo A-level failure.”

费舍尔质疑挑选智商最高的胚胎和送孩子去私立学校之间是否存在伦理上的差异。“如果你能给孩子评分,那给胚胎评分又有什么错呢?”他说。“我认为有很多人会选择未来能考取牛津的胚胎而不是无法通过英国中学高级水平考试的胚胎。”

In practice, though, couples often have only a few embryos to choose from. And there are concerns about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For instance, there is some evidence linking higher polygenic scores for academic ability to higher likelihood of autism.

但实际上,夫妇们通常只有几个胚胎可供选择。此外,人们还担心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例如,有证据表明,学术能力的多基因得分越高,患自闭症的可能性就越大。

The technology is controversial, but that does not mean it will not gain acceptance in the future, Hsu said, drawing parallels with the reaction to IVF in its early days.

徐道辉说,这项技术存在争议,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在未来不会被接受,这与早期人们对体外受精的反应类似。

“The IVF pioneers … were called monsters, Frankenstein doctors; it was predicted that these babies would have health problems,” he said. “I am actually reassured by that. IVF is completely normalized now. Everyone who is pointing their finger at [Genomic Prediction] now should go back and read those articles.”

他说:“试管婴儿的先驱被称为怪物,弗兰肯斯坦医生。当时人们预测这些婴儿会有健康问题。实际上,我对此很放心。试管受精现在已经完全正常化。现在,所有指责(基因组预测)的人都应该回去读读那些文章。”

来源:卫报、参考消息网

翻译编辑:yaning

来源:中国日报网

来源:秦朔朋友圈

关键是怎么让中产阶级养三胎

原创 悟00000空 秦朔朋友圈

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后二十天、在六一儿童节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1980年,党中央以公开信的形式提倡“一对夫妇只能生育一个孩子”;1982年9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12月写入宪法;2016年1月,放开二胎政策全面实施。从上世纪70年代的计划生育政策酝酿阶段算起,我国已经实行了近4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

40年差不多就是两代人,如果计划生育政策彻底实施到位,那么人口差不多就会缩减四分之三,第一代100对夫妇共200人,会变成第二代的100人,第三代的50人。这种趋势是可怕的。

还好,少数民族享受计划生育优惠政策,此外体制外的人,特别是边远地区的农民,以及改革开放后第一批高净值人士,冒着风险多生了一些,甚至有的体制内的人就算被革公职,还是多生了一些。

当然这不是说计划生育工作做得不到位,这条战线的工作是很到位的,有几百万人奋斗在一线,从后来的人口普查结果就知道他们的工作成果,从各个时代的标语中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努力和智慧——“一人超生,全村结扎”“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该流不流,扒房牵牛”“少生优生,为国立功”“朋友,你实行了计划生育吗?”

有的西方政客咄咄逼人地指责中国搞计划生育是侵犯人权,然而当被问及中国人口有多少、可耕地有多少时,他们一脸茫然。

控制人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如果养得活,谁不希望自己国家的人口多一些。新中国成立不久,第一代领导人就意识到粮食的压力,考虑是否控制人口。大跃进初期,领导人以为看到了希望,认为不必控制人口了;后来发现,情况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还是必须控制人口。

这种想法也是很自然的。过去几千年,人类的人口和产出一直在很低的水平徘徊,有一个天花板,到达最高限后,饥荒、战争、瘟疫就使得人口急剧下降,下降三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

个别时期地区更吓人,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屠川之后的四川,有一个县,只剩下900人,一年间又被老虎吃掉了一大半。到达最低谷后,人口又开始爬升,慢慢到达天花板后又急剧下降。就这样周而复始,循环了几千年。

一直到科学革命之后,特别是近两三百年,人类的人口才大大增加,产出也大大增加,而且是指数级的增加,使得之前几千年人口的那条线像是躺平在地面的直线,中间的波动肉眼都看不清。

进步论是在科学革命之后才出现的,之前人类基本“躺平”,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了,社会就是这样了,一切都不会变了,就是变也只会变坏。所以他们都倾向于尚古,认为古远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中国也是这样,士大夫几千年的努力就是要回到有礼的周朝,所谓克己复礼。

直到科技革命之后,人类才发现,原来社会是可以进步的,而且好像可以不断进步。随着人类的知识、生产力与日剧增,可以利用的能源越来越多。每次当人类觉得能源不够时,就会出现新的技术,可以让人类利用新的能源。

有人认为,只要人类的知识、生产力增长得足够快,能源危机是永远不可能出现的。人类目前利用的能源,相对于太阳给予地球的能量,是沧海一粟。人类一年使用的能源只是太阳照射地球一个半小时的能量而已。

粮食更不在话下。自然的、技术的原因导致的饥饿早已不存在了,现在一些非洲国家的饥荒完全是政治因素导致的。如果政治允许,美国一个国家可以种足够的粮食养活全非洲。美国的农业占GDP的2%,他们的农民在政治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因为政客需要请求他们少种粮食,免得供应过剩导致一系列问题。

不管怎么样,我们建国初期以及后来的几十年,粮食短缺一直是一个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前一阵刚去世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袁老倍受老百姓景仰,简直是救命菩萨。

总之当年计划生育政策无可厚非,也许我们现在希望这个政策当年执行的时候,不要执行得那么到位,力度不要那么强,那么现在的人口压力就会小一些。不过,也不用担心,同样的执行力也会出现在三胎政策上。

只是有一点,鼓励生比禁止生难多了。禁止生,比较简单,让他们吃药、用避孕套、戴环结扎……。但是怎么让大家生呢?似乎不可能搞“该生不生,牵牛扒房”,因为首先很难鉴定“该生”这个概念。

现在很多人不孕不育,就是想生也生不了,各大医院生殖中心相当忙碌。不是不愿意支持国家建设,就是生不出来,怎么办?这不是道德问题,是技术问题,用组织的方法也解决不了。

要么让育龄青年全部到生殖中心去做检查,一切“正常”的贴上“该生”的标签,然而生殖中心对于是否“正常”也很难判断,有的夫妇被认为一切正常,但是就是怀不上,这个事情太复杂,有很多不可量化、不可控制的因素。

万一被贴了“正常”的人经过多年努力还是怀不上,怎么办?当然他们可以做试管婴儿、代孕,但是这些服务的价格不菲,是不是可以给他们补贴?

当年超生罚款倒是收上去了相当巨大的一笔钱,光张艺谋一个人就交了748万人民币,不过计划生育团队这么多人,做这么多工作,费用应该也是蛮大的。

想来想去,鼓励三胎的政策要切实执行,关键是得让大家自愿生。要让大家自愿生,得让大家既有生的意愿,又有生的能力。

生的意愿,理论上是基因自带的。对于基因来讲,人生的意义就是生,繁殖后代,拷贝基因。人类的设计寿命就是下一代的下一代可以独立生存,原始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差不多就是这个设计寿命,35岁左右。后来社会发展了,平均寿命提高了。不多,就算是现在,大多数人的有效生命时间还是基本上都消耗在安身立命、养育后代上。

除了基因的因素外,生育后代的意愿还取决于物质的考虑,主要是养老。在金融发展之前,养老最有效的工具就是子女,现在的金融学家还是会说,子女是最好的金融产品,能最好地实现财富在时间维度的转移。古代,金融不发达,养老只能靠养儿,所以形成了多子多福的人生智慧。现代社会当然不同了,可以养房防老,养儿防老倒变得不靠谱了,要是碰上啃老族,谁养谁还是个问题。除了房子,还有保险产品,还有很多其它金融产品,可以长期带来收益,确保老有所依。

所以,如果有足够的储蓄,进行了比较明智的投资,那么养老完全不必靠养儿。当然,如果没有储蓄,那么金融产品帮不上忙,形不成资产,养老还是得靠养儿,还是多子多福,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抓得这么严,农村地区还是有超生队。

农村地区超生还有一个因素,是千年宗法社会的遗毒,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后”还只是指男孩,女孩不算。因为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

除了基因、物质、道德的因素外,还有一个是精神的因素。生育后代这件事情本身让人觉得有价值,孕育一个新生命,抚养成人,教导、陪伴,自己也成长、修炼,是件很神圣、很有意义的事情。

这是决定生育意愿的四大因素。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口史表明,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生育的意愿会下降。中国也会一样。

显然,物质方面已经没有养儿防老的必要;在国家和市场取代家庭、氏族实现社会各项功能后,社会的基本单位是个人,而不是家庭,更不是家族,传统宗法观念已经很难起作用;精神方面,现代社会有很多其它渠道实现精神上的需求,实现自我,不必通过养育孩子;至于基因的影响,基因对现代人的左右力似乎越来越弱了,基因玩弄人的时代过去了,有时倒是被人玩弄。

所以现在的人,生育的意愿不像以前那么强了,不少人不愿意生育,丁克家庭很多,有的连结婚都不愿意结,结婚率和生育率都在连连下降。佛系青年成批躺平。

当然,低收入的人群,他们的生育意愿还是挺强的,正如前言,养老需求、宗法观念还是继续存在,所以生育意愿继续存在。他们生得多,还有一个概率上的考量。由于条件限制,他们抚养孩子的方式是粗放经营,平安长大也很少有出息,所以只得多养一些,搏个概率。

社会顶端的高收入人群,他们的生育意愿也一直挺强的,家大业大,没有人继承太可惜了。而且,没有一定的人口基数,很难挑选出色的下一代掌门人。

新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就碰到了继承人的大问题,早年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只有一个儿子,或者一个女儿,后来忙着创业,没有时间、精力考虑子女多少的问题,等到想退休的时候,发现就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又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继承家业,如之奈何。

据说高盛家族有个家规,要获得继承权,必须先生满五个儿子。这很有道理,到第三代的时候就至少有25个候选人,去掉没有意愿的、没有能力的,总有一个能继承家业。到第四代的时候,选择的范围更大了,有125个,出个优秀继承人的概率更大了。

我们现在常常看到所谓中国最富有的家族评选榜单,实际上很多都名不符实,就一两个孩子怎么称得上家族呢?好在,他们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对儿媳妇、女儿提出了相当高的生育要求,每养一个孩子都有重奖,家族企业的股权、别墅、豪车、珠宝,等等。

有一个极端的故事,一个企业家在美国代孕了12个孩子,请了12个保姆,一人带一个乘坐航班带回来养。三胎政策在这个人群中不愁落实不了。

真正不愿意养三胎的是中间这层,他们连二胎也不愿意养,更别说三胎了。有的连一胎都不养。所以说,关键是怎么让中产阶级生二胎、三胎。至于社会的一头一尾,不用政府操心,他们自己会生的。

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基石;能否形成以中产阶层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否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实现高品质民主的前提条件。不过,西方发达国家现在碰到一个问题,当它们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相当一大部分中产阶级重新降回了低收入群体,“橄榄型”结构又回到了原来的“金字塔型”结构。

这个过程也是不可避免的。生物学决定,人类的才能只集中在少数人那儿。农耕社会比较简单,有才能的人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再加上统治者刻意设计制度,让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力量都差不多、都很弱,以便统治,所以这些人的才能更发挥不出来。工业社会比农业社会好一些,这些人的才能稍稍发挥出来一点。

到了现在的社会,知识经济,又是自由民主的政治,这些人的才能就比较充分地发挥出来了,交通技术、通讯技术等科技的发展更使得他们一个人可以服务整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赚整个国家、整个世界的钱,富可敌国。

才能相对平庸的竞争对手根本赚不到钱了。社会两极分化加速,不仅退回到金字塔型结构,甚至有变成艾菲尔铁塔的趋势。

怎样的家庭算中产阶级家庭呢?很难定义,米尔斯1951年出版的《白领:美国的中产阶级》是西方论述“中产阶级”的经典著作,虽然是70年前出版的,对于分析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还是有一定帮助。中国近年的《新中产白皮书》等社会调研报告,也可以看看,大概有个概念。

有些白领甚至金领同学很谦虚,认为自己算不上是中产阶层。不过考虑到中国还有好几亿农民,但凡在一二三四五线城市里有比较体面工作的人群都应该算是中产了。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是一个明显的城乡二元社会。据说这两年会推进户籍制度的改革,那将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中产除了没有生育的意愿,还缺乏生育的能力,后者可能人数更多。当生育在物质、精神、道德等方面的“利益”消失,而“成本”又奇高无比、无法承受时,当然谁也不愿意生了。

第七次人口普查,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如果刨去农民、高收入人群、少数民族的“超生”,中产的生育率就更低得可怕了。生育率全世界最低,生育成本全世界最高。

如何降低生育的成本呢?梁建章先生已经讲得很全面了,住房支持、税收支持、托育服务、生育休假、教育减负。

此外,笔者建议,单身妈妈生孩子应该享受与非单身妈妈一样的待遇,她们的孩子也应该享受与非单身妈妈的孩子一样的待遇,比如报户口、上学等等。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中,非婚生子和婚生子就享受同样的遗产继承权。孩子是孩子,婚姻是婚姻,现在社会要的是孩子,有没有结婚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单身妈妈养得活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对社会来讲还不是一样的孩子嘛。

估计以后愿意生育孩子、但不愿意结婚的女生会越来越多,男生也越来越多,这群人我们不要拒之门外。

还有生殖辅助产业,要鼓励支持,人工受精、代孕对提高生育率十分重要。毕竟只靠85后、90后自然生养,压力还是蛮大的,85前甚至70后如果愿意贡献一份力量,我们也应该欢迎。

唐宋的法律规定,如果妻子无后,不能马上休掉,必须等到她50岁之后才能休。这和妇女的平均绝经时间差不多,可见古人的智慧。1971年之后的妇女现在都不到50岁,可以努力一下的。现在的营养条件、医疗条件比古代好得多,希望还是蛮大的。

还有取消重婚罪等极端措施,万不得已,不要实行,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得不偿失。

目前看来,住房支持无疑是鼓励中产阶级生育的最关键举措,之前梁建章老师提出过每生一个孩子奖励100万元人民币,然而100万在一线城市根本解决不了住房问题。

他这次提出,在高房价地区,一孩房价九折,二孩七折,三孩五折。这是个非常实际的好建议。

或许可以再加个限制,财富超过一定数额的家庭(两代一起算)不享受此优惠。反正,高净值家庭本来就要多生的,也不缺钱,就不必在他们身上浪费钱了。

此外,要降低房价。降低房价最根本、最有效、副作用最小的方法就是增加供应。香港所谓弹丸之地,其实还有很多土地没有开发。上海更有大量土地可以开发,特别是浦东。能用市场机制解决的问题,尽量不要用行政手段去解决,因为后者会扭曲激励机制,导致资源错配,降低效率,影响社会总福利。

自上而下出台各种行政规定不允许房价上涨,但同时,住房供应量不增加,刚需又不下来,房价怎么可能下得来。因为供应量迟迟不增加,社会只好降低需求,降低需求就变成不生娃。不生娃,人口又急剧萎缩,政府又心急如焚。

土地财政和娃,好比熊掌与鱼,不可兼得。不要因为现在的收入杀鸡取卵,牺牲将来的收入。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除了住房,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教育,教育内卷让政府忧心如焚,频频出手打击校外培训机构。在6月1日儿童节这一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新东方、学而思和精锐教育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重点检查,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150万元。

此前有小道消息称,北京市海淀区教委即将出台“双减”政策,知情人士透露,随着新政出台,校外培训机构将面临假期不得上课,学科类和素质类教育培训机构不得上市,教育培训机构不得做任何广告。这些公司股价应声大跌。后来又辟谣,股价又大涨。

“不得上市”“不得做广告”,这两项比较好执行,也应该执行。某种意义上讲,教育和医疗是相似的行业,在很多国家,医疗企业是不允许做广告的,至少某些产品和服务是不允许做广告的,毕竟这不是普通的产品和服务。教育产品和服务更不是普通的产品和服务了。所以不允许做广告很合理。这样也就意味着企业只有靠口碑才能扩大影响力,有利于真正优秀的企业胜出,避免某些人靠资本的力量劣币驱良币。

但是,“假期不得上课”这一项似乎很难执行,窃以为也不应该执行。如果不允许新东方等校外培训机构假期上课,真正有钱的家庭还是会高价聘请私人教师上门辅导,是不是还要规定家庭教师不允许上课呢?可是如何鉴定是家庭教师呢?家长可以说他是我家的远房表叔,来帮忙的。或者有的家庭母亲或父亲是全职妈妈、全职爸爸,文化程度也比较高,自己辅导孩子,这个允不允许呢?

如果这些都允许、就不允许新东方这些机构假期上课的话,那么最后真正吃亏的还是中产阶层。他们要么得付更多的钱请“家庭教师”,要么放弃假期培训。

本来,新东方等机构的存在使得课外教育更平民化,它们组织家庭教师,安排课程,使得课外教育这个事情标准化、批量化、流程化、工业化,进而降低了成本,使得中产阶层也可以负担得起。他们的孩子于是得到了和高净值人士的孩子同样的教育机会。

好比以前的私塾,族中推举贤人当私塾老师,族中富有的家庭支付老师的费用,提供上课场所,族中所有的孩子都可以进私塾读书。因此,寒门弟子可以得到和豪门子弟差不多的教育机会,所以能够“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也正是这种较高的社会流动性大大提高了各朝代的稳定性。如果没有科举制度、乡族私塾,估计这些朝代不会持续这么久。

某种意义上,现在的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就是把“私塾”扩大到了整个社会的层面,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全国招生,付了学费,贫富贵贱,一视同仁。这是寒门弟子最公平的教育机会。

如果假期不允许他们上课,而富家子弟可以通过请家庭教师、父母辅导继续上课,那么对寒门弟子不是更不利了吗?因为最后升学考试还是一样要考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新东方好比肯德基、优衣库、耐克,或者西贝、海底捞、安踏。有人说肯德基是普通老百姓能够吃到的安全性最高的鸡了,优衣库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买得起的质量最高的衣服了,耐克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买得起的质量最高的鞋子了。同理,新东方是普通老百姓能够付得起的质量最高的课外培训了。如果不允许肯德基、优衣库、耐克营业,富人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会大打折扣,他们的生活成本会大大增加。

真正要改革的是考试制度,好比真正要改革的是“科举制度”,而不是关闭“私塾”。在科学革命、地理大发现之前,培养只会做八股文、不会造舰炮、不会炼油炼钢、不会种亩产高的水稻、不会自动化织布的“人才”问题还不大,闭关锁国,玩我们自己的,但是等到西方漂洋过海来敲门的时候,问题就严重了。

教育最重要的是培养人的创新能力,这是国富民强、社会不断进步的终极动力。我们的应试教育制度的确要改革,但这又是另一项任务了,一项很艰巨的任务。但也只有当教育实现了从培训学生应试到培养学生创新的转变,我们才能真正“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aa69价格】

标签: 什么是供卵